2021-11-28 星期日
广告
广告
县域新闻 手机官网
举债扩张 临沂城投三季度归母净利润同比暴跌1341.64%

作者:颜世龙    2021-11-13 09:14:57

本报记者 颜世龙 北京报道


日前,临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临沂城投”)发布《公告》称,原计划于2021年10月12日发行的2021年公司债券(第一期)(以下简称“21临城01”)取消发行,原因为根据资金安排计划及近期市场变化情况。


而紧随其取消发行一期债券的是临沂城投披露三季报,财报显示,其净利润约为-0.99亿元,归母净利润为-1.36亿元,同比暴跌1341.64%。《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这已经是自2020年以来,连续7个季度呈指数级下滑。


那么,作为临沂市本土国资城投公司,临沂城投为何如此突然取消发行“21临城01”,其是否有应对措施缓解业绩的不断下滑?


对此,记者致电致函临沂城投,公司宣传部门负责人表示拒绝接受采访。


业绩“跌跌不休”


据了解,临沂城投于2020年3月获得证监会批准面向专业投资者公开发行面值不超过30亿元的公司债券,此次发行的“21临城01”为第二期发行,发行规模不超过10亿元,债券期限为 5 年期,附第3年末投资者回售选择权和发行人票面利率调整选择权。募资将用于偿还有息债务(不超过7.06亿元)和补充流动资金(不超过2.94亿元)。


按原计划“21临城01”将于今年10月12日发行,但就在发行前一日(10月11日)临沂城投决定取消发行,其给出的原因是“根据资金安排计划及近期市场变化情况”。


对于为何如此突然取消发行“21临城01”,临沂城投宣传部门负责人表示拒绝接受采访。不过,据Wind数据显示,10月29日,临沂城投发布今年三季报显示,其营业总收入为38.91亿元,同比增长29.76%;营业利润为-0.10亿元,同比下滑107.72%;净利润为-0.99亿元;归母净利润为-1.36亿元,同比下滑1341.64%。负债及所有者权益总计792.37亿元,其中所有者权益为361.04亿元,资产负债率为54.44%。


记者注意到,类似增收不增利的情况近两年来一直困扰着临沂城投。自2020年3月至2021年9月,其营收一路从5.24亿元飙涨至38.91亿元,接近4倍的增长,除2020年一季度和二季度增速分别下滑21.77%和15.54%外,其余各季度均呈现较强增速,其中今年半年报显示,营收同比增速46.47%。


而伴随营收扩张的则是自2020年一季度以来,至今连续7个季度呈指数级下滑。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至2021年9月底各季度,其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43亿元、0.21亿元、0.64亿元、0.07亿元、-0.52亿元、-0.41亿元、-1.36亿元;增速同比分别为-100.99%、-99.53%%、-98.57%、-99.76%、-50.77%、-591.69%、-1341.64%。


知名财税审专家、资深注册会计师刘志耕表示,债券取消发行的原因很多,但在发行前夕突然取消发行,在很大程度上会让外界对企业产生负面认识和影响,因为常见取消发行的原因一般也是因为出现了对企业不利的因素。


举债扩张


之所以临沂城投亏损严重,与其近几年来高昂的成本密不可分。Wind数据显示,2020年和2021年9月,临沂城投营业总成本分别为55.43亿元和42.65亿元,其中营业成本分别为40.11亿元和33.06亿元,如果仅看其营业成本,临沂城投仍有较大利润空间,但整体来看其总成本则均高于其营业总收入(2020年和2021年9月总营收分别为53.25亿元和38.91亿元),实际上处于亏本运行状态。


而直接导致其亏本的则是“三费”居高不下。数据显示,2020年底和2021年9月,其销售费用分别为3.82亿元、3.68亿元;管理费用分别为7.66亿元和3.69亿元;财务费用分别为1.87亿元和1.47亿元。


那么,是什么在支撑临沂城投高昂的运行成本?2020年底和2021年9月,其经营活动现金流入114.78亿元、64.37亿元;流出73.72亿元、64.39亿元;净额分别为41.06亿元、-204万元,其中销售商品等主业收到的现金分别为76.96亿元、52.20亿元,收到其他与经营有关的现金分别为37.07亿元、10.59亿元。可见其高度依赖收到其他与经营有关现金。


而投资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39.60亿元、-35.39亿元,其中构建固定资产等和支付投资现金成为重点流出去向,分别高达43.89亿元、26.16亿元和1.52亿元、8.85亿元。记者注意到,这是临沂城投自2015年以来连续7年投资活动现金流净额呈现净流出状态,且除2015年和2016年净流出在六七十亿元左右,其他年份均在20亿~40亿元左右。


记者注意到,在筹资方面,其流入103.69亿元、65.57亿元,主要为发行债券、取得借款和收到其他与筹资活动有关的现金;流出分别为71.74亿元和31.39亿元,其中重点流出去向为偿还债务,分别高达62.24亿元和18.57亿元;筹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31.96亿元、34.19亿元。


也正是因为其不断举债和亏本扩张,其负债率不断上升,且短期债务偿还压力剧增。2020年和2021年9月,临沂城投流动负债分别为172.98亿元、207.40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分别为13.02亿元和14.2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分别为12.93亿元和11.97亿元。速动比率分别为0.68和0.69,均低于全省同行业中位数1.23和1。而资产负债率也分别2018年36.48%上升至2021年9月的54.44%。


刘志耕认为,之所以亏本举债搞扩张,一是因为国企身份,金融机构不怕还不起;二是国企认为自己是政府的企业,是有信誉的,所以敢借;三是国企本身也不怕债务多,债务再多金融企业也不会像对待民营企业那样很不放心地去催债,债多不愁;四是有了更多的钱,手上才能不停地有项目做,而且项目才会越做越大,才有赚钱或翻本的机会,才有争取更大“业绩”的可能。但反过来,不扩张不行,因为政府要引领经济和城市发展,各地政府需要尽快出政绩,举债发展是很重要、很便捷的一种发展模式。关键是举债多少这个度很难把控。


“城市要急速发展几乎是各级政府共同的愿望,城市投资见效快,地方官员也都热衷搞大开发。而作为各地专职搞城市发展的城投公司更是必须服从并服务好这方面的任务,即使‘明知山有虎’也必须‘偏向虎山行’,这就使得很多城投企业出现了有违企业发展规律的行为,这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被逼无奈,将来一旦经营状况恶化,还不起债务了,此前埋下的严重后果就会爆雷。”刘志耕说。


小马拉大车?


作为山东人口第一大市临沂市最大的城市国有资产管理运营公司——临沂城投,承担着临沂市的基础设施建设重任,其垄断地位在当地无可替代。据“21临城01”募资说明书显示,未来几年公司的业务目标包括有序地推进旧城改造和基础设施建设,重点推进北城新区二期拆迁还建、火车站片区改造、罗庄生态区建设等项目,同时进行地下管网建设、河道整治等项目。


临沂城投将围绕市委市政府的总体部署和要求,以项目建设和资金筹措为重点,以做强主业和多元发展为突破,以机制创新和队伍建设为保障,发挥职能作用,做大做强平台,切实增加承贷能力,为加快临沂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推动临沂经济建设和社会各项事业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


但现实很骨感,如若继续巨亏下去,外界对临沂城投及这座中国商贸物流之都的未来不免产生担忧。


山东和临沂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山东16个地级市中,人口超过1000万人的市有2个,分别为青岛和临沂,其中临沂排名第一,人口达1101.84万人,占全省人口比重为10.85%。这与2010年临沂市第六次人口普查1003.94万人相比,增加978925人,增长9.75%,年均增长0.93%。


从人口细分来看,临沂15~59岁人口为6270377人,占56.91%,而山东该年龄段人口占全省人口的60.32%,临沂低于全省3.41%;临沂60岁及以上人口为21220806人,占20.90%,而全省比重则为19.63%,临沂高于全省1.27%。


全市常住人口中,具有大专以上学历的人口为960916人,每10万人具有大学文化程度的为8721人;山东大专以上学历的人口为14603470人,每10万人中拥有大学文化程度的为14384人。


临沂全市常住人口中,城镇的人口为6066355人,占55.06%;而在全省人口中,居住在城镇的人口为64014254人,占63.05%。统计数据显示,2019~2020年和2021年9月,临沂地区生产总值分别为4600.25亿元、4805.25亿元、3980.5亿元,分别同比增长3%、3.9%、10.6%。三次产业增加值占比分别从2019年的8.9∶37.9∶53.2调整为9.2∶37.4∶53.4。临沂虽然人口为山东第一大市,但2020年临沂在山东GDP排名为第五名,增速方面与菏泽市并列第二。


此外,东方金城对临沂城投出具的《评级报告》显示,2018~2020年,临沂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分别为311.84亿元、330.01亿元、349.83亿元,增速分别为9.29%、5.83%、6.01%;政府性基金收入分别为308.85亿元、399.20亿元、771.92亿元;上级补助收入分别为307.32亿元、336.52亿元、361.37亿元;财政收入分别为928.01亿元、1065.73亿元、1483.12亿元,可见其财政收入仅三成左右来自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更多的是来自于卖地及上级补助,但财政支出却每年高达1046.63亿元、1225.76亿元、1642.23亿元;财政自给率分别为48.79%、46.43%、44.14%,呈现逐年下滑态势。


2021年1月25日,临沂市市长孟庆斌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临沂要在“十四五”期间打造成鲁南苏北区域中心城市。


那么,巨亏之下的临沂城投,能否帮助临沂市成为鲁南苏北区域中心城市,仍待时间验证。


来源:中国经营报 编辑:思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