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30 星期二
广告
广告
县域新闻 手机官网
陈国锋:国粹一石堪当 刀锋上见文章

作者:文峰 凡晓    2021-07-13 11:54:55

国粹一石堪当 刀锋上见文章
——访台湾古玩城福石缘雕刻工作室名家陈国锋老师



 
        国粹是什么?
 
        可能很多人说是京剧。余不以为然。
 
        京剧固然精彩,然而历史不过几百年,当今传承也是堪忧。
 
        而书法,应该伴随着文字的产生就开始慢慢萌芽了,少说也有几千年的历史。当然,国粹也不是一种,中国画、中国武术、唐诗宋词等也可以成为国粹。
 


        笔者以为,印章也是国粹,因为一枚小小的石头,承载了书法、篆刻、雕刻、绘画等艺术,边款上的诗词歌赋、刻制后的传拓、钤印后的赏析和收藏,都寄托这中国人的文化意蕴和审美情怀。
 
        我认识的有名篆刻家不多,除了赵凤砚老师,久仰大名的就是陈国锋老师。陈老师跟刘淑峰兄是故交,刘兄多次提及带我去拜访,终于某一个夏日的下午得以成行。
 
        陈老师的工作室在台湾古玩城,当然,这个台湾古玩城不在台湾,在临沂蒙山高架和解放路交界处的东北,也就是涑河南岸。说实话,我之前去古玩城拜访收集陨石的徐淑彬老师时见过陈老师的招牌。
 


        到达工作室时,刘兄已经在那里了,并且说我来晚了,刚刚有一块田黄石被一个老板以五十万块钱拿走了,可惜我没看到。田黄石我是早有耳闻的,以前是“一两田黄一两金”,现在是“一两田黄数两金”,在印章料界跟鸡血石有一拼。
 
        刘兄先作了介绍,然后我们就坐下喝茶、吃桃。其间四处欣赏陈老师的作品和藏品,陈老师还当场刻了一枚印章。




 
        这些东西我不陌生!
 
        它们让我想了自己小时候。那时我才读小学四年级,我奶奶家里有叔叔的几个书箱,里面放着几枚青田石和几把篆刻刀,我时不时就偷拿出来玩。有一天突然想自己刻个印章,但是不敢用叔叔的印石,我就捡了一块碎砖头,用磨石磨了一个小方块,开始在上面下刀,大概用了三天时间刻成了,刻的是正字,印出来是反的,歪歪扭扭,但是那是我的第一枚印章。多少年后,我向叔叔提及此事,他竟然想不起来他的书箱中有过什么印石和刻刀。
 


        后来我断断续续练习刻章,模仿齐白石的风格。三十年来,除了为自己刻,只为两个人刻过私章,一个是工作后的老领导,一个是相过亲的姑娘。姑娘是个好姑娘,爱好艺术,画画不错,就是缺少安全感,必须有付了全款的房子才肯结婚,我后来就知难而退了。
 
        这些年来我刻印,有时还是会刻正字,因为这样有一个好处,就是能体现书法创作的原貌;自从见了赵凤砚老师烧制的瓷印章后,我更是主张在泥坯上刻字,因为泥坯松软,你甚至不用描字,刀笔合一,走刀一气呵成,刻完后烧制成陶瓷。正字的印章怎么用呢?显然不能随意往书画作品上一盖就完事了,但是可以用传拓的方式把印章的上文字拓下来。
 


        陈老师是福建人,据说十五六岁就来临沂了,最早跟临沂的制砚大师刘克唐老师还有接触,似乎是跟着学过雕刻。后来他自己慢慢积累,既雕刻印章也雕刻摆件,还从事石料的收藏和销售,逐渐有了名气。
 
        谈及自己的学徒经历,陈老师很有感慨,那时候才真是学手艺,先磨心性、再练基本功,能上手搞创作得需要很多年的时间。匠人精神是怎么来的?就是从扫地提水等打杂工作上积累起来的,要出师没有个十年八载怎么行?德国现在还有学徒制,我们几乎没有了,我知道的只有理发这个行业还有近似学徒制的影子,你看那理发店的小伙子,一般就是十几岁辍学的,整天负责洗头、扫头发……
 


        我们没有了学徒制,有职业教育。考不上大学或者高中的,很多人去了职业学校。但是,这些职业学校培养出来了我们需要的职业工人吗?培养出了匠人精神了吗?
 
        好像没有!大众的印象是,这些职业学校的学生,大部分整天打游戏、谈恋爱,吊儿郎当,抽烟、喝酒、烫头发,整个一于谦老师,而且比于谦老师还多一样,那就是纹身。学到什么知识了?素质过硬了吗?就是混一个文凭,该干嘛还干嘛!这些学生,很多还不如蓝翔技校的学生们学得踏实。
 


        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很多工作岗位会被机器人替代。我们的职业学院要考虑下如何培养适应时代的职业工人;我们的职业院校的学生们,要考虑下自己以后凭什么找一个不会失业的工作。
 
        陈老师永远不会失业,因为他不仅有技术,还有艺术,以及在从事技术和艺术道路上积累的经验、名气、人脉。
 
        我看到有篇专访,称陈老师是“石伯乐”,文章写道:
 
        “一个不放弃自己内心喜好的人,在漫长的时间抽离中,默默地做自己喜好的事。陈国锋将雕刻升华为艺术。他以雕刻师之修为,以伯乐之眼力,先赋予以型,再融入神采。型为雕工娴熟,神为雕刻工匠的艺术修养,二者合二为一,方可称为寿山石的伯乐,正所谓“伯乐善雕,因缘而就。伯乐善雕,赋彩凝神”,陈国锋当为石之“伯乐”。”
 

 
        如此一来我就认识两个“石伯乐”了,另一个是兰陵观赏石协会的刘磊老师。刘老师是发现、收藏奇石,属于天然去雕饰;而陈老师是通过加工赋予石头崭新的生命,属于巧夺天工。
 
        与石头打交道,比和人打交道要好,因为“花如解笑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石不能言最可人呵!
 
        跟陈老师又聊了很多,尤其是学到很多关于印章石的知识。后来因为刘兄还有要事在身,我们就一起告辞了。走的时候陈老师提出要为我们每人刻一枚印章。
 


        刻什么呢?我最终想了四个字:
 
        刀笔吏隶。
 
        为何是这个四个字呢?当然是大有深意,酸甜苦辣、喜怒哀乐,尽在其中矣。唯吾自知,唯吾尔足。
 
        辛丑六月,记于云中书房。

       
(图/文峰 文/凡晓)

 
 

来源:临沂县域经济网 编辑:张媛